涂鸦

高一作文,阅:1786次,时间:2012-11-23
“97,98,99,100。Yeah,终于抄完了!”我兴奋地扔掉笔,拉起好友小艾一路狂奔到食堂,才不顾什么淑女风度呢,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!

  “你怎么又被罚抄呢?”小艾用手支着头看着狼吞虎咽的我不解地问。

  “呃,这个……”我赶紧把包了一嘴的饭菜吞下去,摇头晃脑,故弄玄虚地说:“此事说来话长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
  今天的天很蓝,风很轻,云很白,我的心情原本也很好,因为早晨出门前我看了一下表才7点,心想今天绝不会迟到,所以悠哉游哉地哼着小曲到学校。谁知到了学校却听见读书声琅琅,我心头一紧,快步走向教室。Oh,mygod!灭绝师太――也就是我们的老班正领着全班同学读书呢。不会吧,我敲敲自己的脑袋,从家到学校只有10多分钟的路程,我怎么会迟到呢?这时,我最亲爱的灭绝师太已反剪着手朝我走来,阴着个脸,似笑非笑,好像我欠了她十万八万似的。

  “完了,我要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了。”我绝望地想着。只见她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又打量,直打量得我心底发毛,毛骨悚然。终于,她手一挥,潇洒得像开一张巨额支票似的对我说:“中午留下来抄写班纪班规100遍!”

  我倒!!!

  ……

  “那你的表是怎么回事,不是指着7点吗?”小艾又问。

  “我那表早停了。”

  “啊?!”

  星期二

  掉进陷阱

  政治课上,我没精打采地打着呵欠,对政治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――他居然能在面对大半壁江山已倒,另半壁江山也摇摇欲坠的情况下,仍可以在台上讲得津津有味,神采飞扬。

  百无聊赖之下,我只好找猫猫借日记看。放心,这绝不是什么私人日记,而是要给老师批改的日记,否则,猫猫怎会这么爽快地借给我看。嘿,你还真别说,猫猫的日记还真是有趣得紧,不仅把我的倦意驱赶得一干二净,还不时让我忍俊不禁,惹得政治老师看了我好几眼。

  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美女吗?”我在下面小声嘀咕着。此言一出,立即招来同桌一顿夸张地大吐特吐。

  “你,站起来!”政治老师一声断喝,指着在旁做呕吐状的同桌,怒发冲冠。我则像偷吃了糖果而没被发现的孩子,一个人在那掩嘴吃吃直笑,偷着乐。

  星期三严刑拷打

  什么?几何考试?

  Oh,mygod!不会吧,怎么会这样?怎么办?这个时候,我才彻底领悟了咱们领袖那句“备战,备荒”的教导,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最重要的是如何应付这场考试。

  卷子发下来了,望着那一幅幅奇形怪状的几何图,我绞尽脑汁,搜肠刮肚地寻找记忆中残留下来的几何碎片,无奈脑袋都快想破了还是没想出来。耳边像有无数蜜蜂在嗡嗡地盘旋,不肯离去。

 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嘛,我一脸怒气,真恨不得一把将卷子撕了,赶快逃离这个比阴曹地府还可怕的几何考场。那些出题的也真是的,出简单点有什么不好,干嘛非得用这么难的考题来逼问我那些原本就少得可怜的几何知识,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?

  现在看来,我不仅不能潇洒地拧断几何的脖子,反而要被几何吊死在房梁上了。悲哉惨也!

  星期四黎明前的暴风雨

  早上和周公打了一架后,拖着睡意未消的身子去上学,还一路安慰自己:“没关系,再坚持一天就好了,黎明的曙光就在前方。”

  就在我处于这种半梦游状态过马路时,一辆taxi呼啸着,与我擦身而过,吓得我脸色煞白,一身冷汗,睡意更是抛到九霄云外了,毕竟我还不想长眠于地下。

  课间,当我正眉飞色舞地给小艾讲述我今天早上的惊险历程时,猫猫屁颠屁颠地跑来,老远就对我大呼小叫道:“你几何考了第十名!”

  “really?”我一脸惊喜,如沐春风,心里暗自盘算该如何向父母“敲诈”一笔奖学金。

  哪知猫猫一脸诡异笑容,随即恶毒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说掉了两个字,是倒数第十名。”

  晕死……

  星期五胜利大逃亡

  早自习上,语文老师满面春风地告诉我上次那篇作文得了市里初中组的一等奖。那篇文章啊,我都快忘记是写的什么了,居然还能得奖,真是出人意料啊。前天几何考试倒数第十名的阴影一扫而光,窗外的阳光也变得格外可爱起来。

  小艾说我又开始自恋了。不就是上次做的那个心理测验嘛,也用不着这么肯定地说我是自恋狂啊,况且五天的“酷刑”就快熬到头了,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不高兴呢?“啦啦啦啦啦拉……”我最美丽的星期五,可爱的星期五啊,我酝酿了一个星期的计划终于要开始实施了,那就是――

  胜利大逃亡,Yeah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