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挂

高一作文,阅:1012次,时间:1899-12-30
——天天的脚印

  渐渐的,开始对“死亡”这个没有生命的字眼敏感.畏惧起来。以前,我总以为死亡距离我们很远.很远,而它却真真实实发生在我的身边。2007年十一月十一号,也就是在前些天,父亲走了,带着儿子对他未兑现的承诺便永远的离开了。父亲去的太匆忙,以至于还未来的及吃个热乎乎的团圆饭便随鹤西归了。正如莎士比亚所说“生活由一个个悲剧组成,而人便是悲剧下一个个小小的棋子”,父亲的去世使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,我仿佛触摸到了生命的本质。但不管父亲在哪,我相信,父亲在时刻思念.牵挂着我。

  父亲对我的情感犹如衣服对身体的呵护,那么浓厚,温暖。我曾在父亲面前开玩笑“爸爸,孩子失去了父母那多可怜啊,就像寒冷的冬天没有衣服穿一样!”而他却笑着说“人总有赤身裸体的时候嘛!好小子,知道同情别人了?呵呵——”而他的话语竟应验在自己儿子的身上,我也成了那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父亲想为我遮雨的伞,融化在心中的糖。我永远不会忘记与父亲一同度过的美好时光,忘不了那源自内心的幸福感。忧伤时一同分担,快乐时一同分享。

  忘不了那令人不快的年夜,我因为不小心而被鞭炮咬着了手臂,双手麻木的我只有嚎啕大哭的份。父亲焦急的从三米高的平方顶跳下,利索的将自己的大衣披在我的身上,背起我而迅速的跑向离家很远的医院。奔跑在无垠的黑暗中,父亲“咚咚”的脚步声响彻整个寂静的夜晚。凛风阵阵吹起,寒气丝丝袭来,吹打着父亲单薄的衣襟,吹进我的心里。我分明看到父亲被风吹乱的头发,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,感到他剧烈的心跳。我忍不住贴近父亲的身体,试图给他一丝温暖,而眼泪却不争气的一滴滴滑下,打在父亲肩上。那一夜,父亲静静的守在我的身旁,一夜未眠。第二天醒来,看着父亲冻的发紫的脸,愧疚伴随着一股强烈的暖流涌上心头,而父亲的脸上则溢出憨厚.平和的笑容。那天他发烧38.5摄氏度,只记得他吃了许多药,母亲坚决要求他去看医生,而他吐出那句重复过不知多少遍的话语“小毛病,不要紧的”

  父亲爱看书,尤其是小说,按他的话说“文化人嘛!”他曾不经意说过,每晚睡前看上一本厚厚的小说是他最大的满足。于是我默默许诺:等我有了事业,有了钱,一定在家里安装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房,让父亲狠狠过把瘾。而父亲没有等到那一天,就带着儿子未兑现的诺言悄悄的走了。

  我想任何父亲即便真的死了,孩子的心也是牵挂着他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