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伤

高一作文,阅:700次,时间:2012-11-22
秋,本不该是个别离的季节。一字无题处,落叶都愁。

  昔日绿柳已变秋柳,青青不再。垂柳千丝,不系行舟住。而如今,垂暮的杨柳却无法留住你。水风轻,O花渐老,月露冷,梧叶飘黄,遣情伤,故人何在?烟水茫茫。

  经过几天的雨水洗礼,天空在某日豁然明朗了起来,就好像房中那盆从未开过的鸢尾,忽地肆意绽放了。是谁说过的,飘浮在天上的两片云,看似会相交,可它们却在不同的高度,始终分离;是谁说过的,鸢尾只是上帝用来窥视人间的眼睛,戏散了,看够了,就谢了。风起了,云散开,却不见风筝飞起,于是湛蓝的舞台空荡荡的,又是难得的秋高气爽,一切便更见空阔寂寥了。

  终究错过了什么吧?或许从未抓住过什么。幼年设计的美好未来,绣在心中却忘了打结,一收线就全部滑走了,空余千疮百孔的心脏无辜而寂寞地躺在那里。

  9月14,你走的日子,欢乐的教师节后4天,哀痛的九一八纪念日前4天,你要我用怎样的心情看你离开?

  14日后,我和你将处于两个不同的半球,你在清晨悠闲地煮着咖啡,我还在黑夜中安静地沉睡。14日后,你将用漂亮的微笑打造自己的人生,我也会乖乖坐在教室里认真学习。本来是不同高度的两片云,未曾相交过,又怎会存在分开?

  秋日的离别,也用秋日的心情来承受吧。

  既然愁苦哀伤痛哭流涕都通通无用,那请原谅我用最平静的方式目送你的离开。

  剪不断,理还乱的,究竟不是斜横的秋柳,而是那番离愁,断鸿声里,立尽斜阳。